不要考试

  期末了,但由于毕业季的原因,我不想看书,更不想考试。我只管和徐阳、姚嘉桦一起玩。也因此借了好多钱。
  和朋友说再见,此后我们将纷纷走向社会,在人生的旅途中各行其道,殊途不同归。
  已经考完四门科目,这四门我都能及格。只是对接下来的《机电》这门课很犹豫。当初选课的时候,我以为我选上了,可今天发现没有选上。算了,我是不打算去参加这门课的考试了。

在路上
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随着岁月的更迭和阅历的渐长,经历了人生的一些酸甜苦辣和沧海桑田后,每当夜晚降临,一个人躺在出租屋的床上,四野悄悄,我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,触摸不到边缘。
  我4点下班,5点吃完饭。不想睡觉,出门沿路一直走,天逐渐黑下来。走在路灯下,昏黄的灯光越来越浓,将我的身影拉长,拉瘦。低头看去,像被一双手掐住挤成一个长条,落寞极了。路灯下,我感受到了孤独,想起了很多的事情。我感到害怕,害怕无边的黑暗将我吞没,害怕我再也见不到阳光,害怕这个世界一瞬间就离我而去,渐渐地淹没我一生的梦想。每天早晨我骑车上班淹没在滚滚红尘中,下班再从人群中快速逃离。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、熙熙攘攘的街市,总感到有种失落,找不到家,找不到依靠。
  从离开学校那一刻起,我就意识到其实勇敢是一种错误。我不知道往哪儿走,满世界都是路,而我无路可走。这个世界对我来说过于庞大,一年闲适的时间也过于漫长。我不知道有没有一种鱼,一生都想躲开水,有一种树,一生都想躲开阳光。走在路上,我要躲避行人和车辆,以及饭馆门前的宠物狗。我要躲避的事物太多了,但人生不可挽回的事也太多,上了路撒了手,进了社会,就不能撒泼说再重来。
  社会中,没谁够你依靠,更别指望,谁能救你。这世间,没有上帝,即便有,那也是自己。社会不是快意江湖,看谁不顺眼,摸出小刀喊声杀啊就能把他灭了。社会它多舛啊,总有一些事一些人碍着我们,让人不爽快。退一步讲,即使你敢摸出小刀,保不准别人摸出大刀。你低头一看,自己的还没别人刀柄长,掉头就跑。你花去半秒反应并跳开两米,敌人却只用四分之一秒便把你撂倒在地,溅起一滩血。但我想痛苦也是一种体验吧,被生活砥砺的人才能变得大气,从心底生爱。处在生活表面的人,永远不会懂。
  我时常感慨,如今社会这么复杂。怀恋小时候,村邻们端饭串门,逢年过节打扮得漂漂亮亮过亲戚,贫富差距不大,大家都素脸朝天,狭路相逢道声,“你先过你先请。”民风淳朴,浓烈。
  我常常陷入对过去的缅怀之中。离开学校的第一个冬天,我端坐在出租屋前,阳光洒落在身上,微尘中我眯起眼,迷惘的眼神满是迷惘,没有坚强。夜晚的超市前,我守着一个空啤酒瓶,趴在桌上痛哭了许久,但是不敢出声。在路上,我不停地走,不停地思考,没有方向。沿着运河路走到尽头,是一个小村庄,淳朴的农民在浇水摘菜,村烟袅袅,他们望向我,眼神充满友好。我想,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?
  一场接着一场雨下完,天气渐渐变暖。有时候阳光非常好,有时候天空很阴暗。季节流转,时间像没有表情的水,而青春仿佛一块湿淋淋的毛巾,只轻轻一拎便所剩无多了。我已经活了许多年,不出意外的话,还将活许多年。我知道,不论是过去,还是将来,我都将一个人默默地慢慢走下去。
  请允许我再次上路,用尽所有的力气和真诚。人世间的一切都已复活,人世中的一切都在回来。不管有过多少风雨多少荆棘,我们对生活不能失去热情。在路上,一路走一路唱,唱出心中的理想。同样的你,祝好。

我这个坏学生

  我是农村户口,可我受的的教育不比城里的孩子少,受到的诱惑也不比他们少。我妈从小就逼着我学习,忽略了对我外貌的照顾,所以我长得不帅,但也不丑。我想我现在之所以讨厌看书,部分功劳是我妈的。
  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,大一那年我还求上进,没犯什么错误,我的堕落从大二开始。
  大二开始,我帮营业厅推销手机卡,两个中午的时间赚了260块钱。钱到手的当天,我便去沃尔玛,痛快地把它换成了一件毛衣、两个裤衩和一些生活用品。这让我觉得自己挣钱随便花的感觉真美好。
  我想赚钱,我要赚钱,我疯了地这么想。开始时我卖电子产品,键盘,鼠标,MP3,P4……什么都卖,只要能赚钱。后来也在电子城做过js,把4500的本子抬到5000,机会少,但挣得多。
  赚钱就是我大二开始时最真实的想法,显然,我已经开始习惯于社会这个大染缸了。
  开学热闹的时间过后,我就成天泡在网上。我不喜欢跟着别人疯,我有点儿独处。上网放佛是打发时间最好的方式。在网上有时我做网赚,但大多数都泡在论坛里,读帖子。我习惯潜水,一是懒,二是认为自己说的话别人也不看。
  我开电脑的后第一件事,便是开qq。虽然很少聊天,但这是个习惯,不开我难受。我有两个qq,一个在线,一个隐身,在线的是等别人找我,隐身的是我找别人。我口齿不清,不喜欢说话,我更喜欢打字,我羞于和熟人聊天,但志同道合的网友好像没几个,所以QQ的最近联系人里,永远就那么几个冷冷的灰色的头像。大概一年的时间,我把QQ聊天记录导出为txt文档,查看属性只有几十K。
  大二时同学都带了电脑来,他们电脑有了问题会找我。我很乐意,都是些简单的问题,在帮助人的同时也能混顿饭吃。日子就这么有一天没一天的过着,偶尔赚点外快,大多在淘宝上拍了商品,不值钱的手机、T恤什么的。所以,生活虽然过的单调,但还不错。
  按学校规定,大二要上晚自习,可恶的是,大二金工实习那段时间我就没看过书,金工实习以后我就养成了习惯,干脆晚自习也不去上了,即使去了也不会超过1小时。一次老班查人数,我和宿舍两哥们接到通知,一路晃到教室,正好撞上班主任,被一番教育后,照旧这样。大二结束时,我大约算了下我的自习时间,不超过 20个小时。大概就从这个时候,我被定义成了差生,去他妈的差生!
  男生之间的话题永远少不了女人。睡我床头的那哥们整天叫春,叫得那是一个欢呀,忽然有一天他对我说,其实找个男人也挺好的。我在惊叹他性取向奇特的同时,开始觉得我有找个女朋友的必要了,以防遭他毒手。其次,我还有个侥幸心理,这大夏天的,跟着女朋友蹭伞也是件正事。
  有了这心思以后,走路上,在食堂,自习室,哥们间的话题都是女人,这女的不错,这女的我哪见过似的,这女人的腿修长得跟细木桩似的……不久后,我就有了目标。
  别人找女朋友,有的看胸,有的看脸,还有的看腿,而我只相信感觉。感觉这东西说不清道不明,她其实并不好看,但我就是喜欢。
  我不管做什么事,总会很专心投入,不计代价,整个人的心思都在上边,并且不到黄河心不死。这充分体现在了我追女生这件事上。
  我们是在学期末认识的,我准备追她。当时别人都在复习,我的心思全放在她身上,常常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想,常常对着手机编辑了一段很长的短信,却又怕打扰她不敢按发送键。在淘宝上拍了件礼物给她,后来又发现她想要什么Dior香水,又重新拍了件。现在想来,我真够痴情兼傻逼的。
  追女生带给我最直接的后果是我挂科了,除了马哲没挂,其他无一幸免。前不久家里得知我挂了好几门课,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个事实,对于他们的质问,我说以后我再给你们解释。他们说你在学校都干什么了,打算以后怎么办?我支支吾吾不想解释,不了了之。过了几天我妈对我说:“你长大了,我们也管不了了,只要你自己觉得对就行”!
  这几句话听起来是在安慰我,其实满是无奈的话像一把尖刀插在了我心里,这只能让我心里更加恨,恨自己变坏了。
  暑假在家呆了十天,其余时间都在外面。有时候也和同学见面,听说谁谁谁要出国了,谁谁谁准备考研,又谁谁谁得了奖学金,我听着刺耳,我现在特讨厌这些东西。我见到了同学汤,他和我高三同桌,处的很好,我说我要提前回校了,我要回去补考,他一脸的惊讶,他肯定不能理解当初班级的第一名挂课了。我说我得补考几门,他又张大了嘴。我无奈的笑笑,说来来来,咱们喝酒。
  在家没心没肺的过了十来天,有时候发短信给她,她很少回。七夕节那天,我又发给她,七夕快乐,她回,谢谢。我突然就觉得,我好像不是那么喜欢她了,并不是缺了她,我就完蛋了,我就活不下去了,时间可以抹杀一切,就如同我忘记了初中喜欢的一个女生的名字一样。
  在网上看到一个人的签名:如果你说爱我,也不要说永远。真是高人高见。
  我有一个关系不暧昧,很纯粹的妹妹。回扬州那天我发短信告诉她,我回来了,她没回,再打电话她关机,若干天没消息。我郁闷的决定不再联系她,就在这个想法形成的前一秒前,收到了她长长的一条短信,她手机被他妈没收了,难怪!
  我现在练就了一样本事,就是不论对方是谁,你不动,我不动,你不开口,我绝不出声。我想这么多事都过来了,很多事都是我不能预料的,与其去瞎碰撞,被当做傻逼,不如静观其变。
  大二就这么若有若无的结束了,我现在才知道,这就是他妈的大二。至于我现在把他写出来,是在检视自己的成长,顺便纪念下自己的大二,于你,千万别太较真。现在纪念结束。